淮河能源>>文苑撷英
牛背上的时光
  • 时间:2024-06-24 15:27:21
  • 来源:
  • 编辑:魏嘉佚
  • 还没有上小学,我就开始跟着奶奶到地里放牛了。奶奶牵着老黄牛在前面缓缓地走,我拽着小黄牛的缰绳跟在后面,一去就是半天。


    那时的田地里,树木极少,大多数时间我和奶奶都是暴晒在太阳底下,身上的衣服走着走着就湿透了。我索性将汗衫脱了搭在树枝上,不一会儿就干了,奶奶要我赶紧穿上,说不然就会被毒辣的日头晒掉一层皮,我便乖乖地穿上,没过多久又湿透了。奶奶头上围了个白毛巾,没一会儿就擦擦额头的汗。


    牛经过一夜的反刍,早已腹内空空,看见绿草,都会大口大口地猛吃,嚼也不嚼就往肚里吞。等吃上两个小时左右,牛也就吃得七八分饱,凹下去的肚子也慢慢地鼓起来,它就不像先前那样赶着吃了。而是时而抬一下头,伸伸脖子,晃晃脑袋,时而选上一口鲜草慢慢咀嚼,偶尔还会抬头“嗷嗷”叫几声。


    沿着路埂放牛,这时的牛大多时候是老老实实地吃着青草,偶尔瞅你一不注意,大嘴一张便吃了一口庄稼。有经验的奶奶猛地一抖缰绳,牛因为受力鼻子疼便不敢再吃庄稼,我跟在后面,碰到类似情况也如法炮制。有时奶奶也会领着我去湖里放牛,家乡的湖里长满了粉嫩的荷花,也布满水草,微风轻拂,满是荷香袭来。奶奶将手中的缰绳放长,牛便自由地潜入水中畅快地吃着水草,我则摘一片荷叶先递给奶奶做遮阳的帽子,然后自己再摘一片顶在头上,骑着牛在湖里穿梭。湖水并不深,牛又有了水的滋润,吃起草来也格外香。太阳还老高呢,两头牛就吃得饱饱的了……我和奶奶口渴了,碰不到那种骑着自行车下地里叫卖冰棒的,就用手捧着湖里的水解渴。


    因为天气炎热,牛除了吃草,也要再补充些水分,这便要牵牛饮水了。轻轻地将牛牵至水边,有时它竟不能会过意来,我便双手抓住牛角,牛就顺从地低下头来,开始喝水。牛喝水时,耳朵会一动一动的,尾巴同时在赶着趴上来的蚊蝇。

    碰上天气晴朗时,又是在平坦的路上放牛,我便带着一本书来看。牛静静地吃着草,奶奶帮我照看着那头小黄牛,我很快地就沉浸在暖暖的书香里。那时的暑假,看着别的小伙伴们不用顶着日头下地放牛,我打心眼里有些羡慕,羡慕他们可以成群结队地下塘捉鱼、摸虾、游泳,可以拿着弹弓打鸟,提着细长竹竿粘知了,但看着父母辛苦地干着农活,心里转念一想:不是可以帮着他们减轻些负担吗?便不再觉得是一种累。


    傍晚时分,夕阳缓缓落山,我惬意地骑在牛背上,边走边唱:“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有时候,有些事,你把它当成一件乐趣来完成,整个身心都是舒畅的。(顾正龙)


     皖公网安备 340403020003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