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集团影像 集团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那一杯氤氲的雄黄酒 作者:卞大兵
 时间:2020年06月24日0:0:0 来源:淮河能源网 编辑:胡娜
 
    小时候,庐阳城的端午节,是从父亲用雄黄酒涂抹在我额头、脚踝处的时候开始的。那酒的颜色是绛黄色的,那酒的味道是刺鼻古怪的。父亲说,雄黄酒是辟邪的,小孩子身上抹上雄黄酒,可以虫蛇不咬、百毒不侵。

    我不喜欢雄黄酒。同样都能辟邪,但母亲戴在我们胸前的香包,就尤其受到我们的喜爱。

    香包,是母亲用碎花布缝制的,有三角形、四角形的,里面装上香料,挂在肚兜前,同样有着不怕蚊叮虫咬的效果。带上它,我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菜园里、在田野上、在大沟岸、水塘边玩耍了。香包里的香料,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总觉得其香味怪怪的、香香的、神神秘秘的。大姐、二姐不知道,但我却在某一年的端午节后,知道了香料是什么,因为我把它用剪刀给拆开了:其实就是一小撮散发着特殊香味的根、茎、叶、瓣而已。

    我不喜欢雄黄酒。因为白娘子饮了雄黄酒、显出真身,吓死了许仙。

    小时候的端午节,也是从母亲讲述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的时候开始的。依稀记得,每年端午临近时,母亲就会忙里抽闲,把我们姊妹们圈住,用浓浓的乡音,娓娓讲述着白娘子的故事。断桥初识、喜结连理、白娘子误饮雄黄酒、灵山盗药、水漫金山寺,雷峰塔压白娘子、法海逃命藏蟹腹。母亲说得活灵活现,儿女们听得如痴如醉。听完故事,姐姐们感慨着许仙与白娘子的传奇故事,感叹着正义终于战胜邪恶。但我的关注点却在那一杯雄黄酒上。因为知道了法海当年是用雄黄酒毒倒白娘子的,也因为知道了法海最后躲无可躲,一头钻进了螃蟹肚子里的。

    我不喜欢雄黄酒,因为那酒有毒。

    上了中学,化学老师早早地告诉了我们,雄黄有毒,雄黄酒不能喝,喝了伤害身体。放学后,我把学到的知识告诉父亲,父亲微微一笑:“傻孩子,雄黄酒当然有毒,但也只是在端午节的时候才喝两口,其他日子是没人喝的。偶尔喝两小杯,无甚大碍。雄黄酒有毒,但也能驱毒。”

    我家的雄黄酒,记忆中的制作人是父亲。每到端午节前,父亲就会亲自动手,用在古镇上购买的雄黄,泡入散装的酒水中,摇一摇、晃一晃,那一碗能够驱蛇避蚊的雄黄酒便制作而成。每每制作好一碗雄黄酒之后,父亲就会在院子里外潮湿、阴暗的地方,抛洒上几杯;也会在老屋土坯墙边的老鼠洞边、下水道旁洒上几滴,驱赶着下三界的众生。如此这般,晚上如厕的我,胆子也就大了起来,至少不会担心院里会突然窜出一条蛇。

    我不喜欢雄黄酒,因为那酒里还埋藏着我永恒的回忆。

    以前,每当菖蒲烟氲、艾叶飘香,咸鸭蛋、苇叶棕横行之时,便是父亲归来之日。父亲长年在煤矿上班,每年的端午节,都会请假回乡下,都会给我们带来丰盛的菜肴。一碟花生米、两瓣咸鸭蛋、三截黄瓜段、四杯雄黄酒,家人齐团聚,酒红上脸颊,便是父亲人生最得意的时刻。

    许是早年谋生太苦太累,又许是年年雄黄酒对身体的伤害,知天命之年的那年五月,父亲带着无穷遗憾,归了天命。

    从此,再逢端午,我们家便少了那一杯氤氲的雄黄酒;再也没人为我们泡制那一杯降妖除魔、驱虫赶蛇的雄黄酒了;故乡的庭堂里,徒留贮存过雄黄酒的那只空酒杯。今赋《小重山·端午》,以寄先人。

香蒲香艾满雄黄。
乡村儿共女,庆端阳。
五色香包彩丝长。
春风暖,笑声在庐阳。
往事莫论量。
矿工忠义气,日星光。
劳心劳力一杯觞。
空怅想,树转午荫凉。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hnykg@163.com
版权所有:淮河能源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河能源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19004172号-2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78590
淮河能源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hnyk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