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集团影像 集团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又到了瓜果飘香季 作者:曹多根
 时间:2020年06月29日8:40:10 来源:淮河能源网 编辑:胡娜
 
    又到了瓜果飘香的丰收季,周末我拿着淮矿农品服务卡与爱人、孩子一起到家附近的供应点选购,琳琅满目的农产品让自己很是兴奋,孩子也在五颜六色的瓜果前很是欣喜。我在每一样农产品前徘徊,将大米、糯米、面条、玉米和瓜果等逐个摸索了一遍,不知不觉购物的板车已经装不下了。

    老婆无奈地说:“每次过来都是买这么多,吃不完就不停地送,到哪里都说是自己工友种的。”我笑着说:“我是农村出来的,对粮食有特别的感情,多买点给别人也是传递一下集团公司发展的味道,这么绿色健康的东西,别人吃到嘴里了,肯定会说好吃,我想这也是作为集团公司一份子值得骄傲的事。”

    以前看过杜昌华老师的一篇文章,他说饥饿是有记忆的,是深入骨髓的,一辈子都会追随着他。我想自己对每种食物的无比珍视也许就是源自于自己爹爹(淮河两岸叫爷爷为爹爹)的记忆,这种记忆铭刻于他的每一个细胞,甚至也遗传给了我,以至于自己吃饭时哪怕浪费一粒米都有一种负罪感,更看不得别人满桌的食物浪费,总有种上前统统吃掉的冲动。

    爹爹生于1922年,是农历壬戌年,出生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命运注定是多舛的,种种痛苦的记忆和苦难的伤痕折磨他的一生。爹爹生活的地方叫“湾里”,就是两道淮河支流之间用坝子围起来的地方,特殊的地理原因导致这里不抗旱,也不抗涝,农民的衣食裹口就是靠天收。当时有句顺口溜:“曹家湾,曹家湾,十年到有九年干,一年大水淹了湾,单被改成裤子穿。”所以,生活在这里是不养闲人的,每年农闲或者受灾的时候,有力气的外出觅食,没力气的沿着淮河一路来回乞讨,老人们常说沿着淮河无论走多远都能找到回家的路。以至于后来,就算家里过的比较殷实了,他还是忘不掉种种痛苦留下的记忆,总是时不时喜欢跟身边人说起自己的过往,说的最多的就是他种种关于饥饿的记忆,而这其中说的多到自己说不清的就是“洋面”的故事。

    爹爹17岁开始就到淮南九龙岗矿谋生,那时就是跟着同村人到煤矿附近的矸石上山“淘炭”,说白了就是从废弃的煤矸石中捡一些遗漏的煤炭,说是“捡”不如说“抢”更为恰当,因为当时附近农村靠这个吃上一口饭的也是不在少数。爹爹一般十来天的辛苦,换来积少成多,就用架子车拉到上窑街上一个固定的地方换成“洋面”(当时农村石磨生产的叫细面,机器生产的叫洋面),爹爹说那时粮食比钱更值钱,因为洋面可以吃,洋面口袋可以做成衣服,这是关乎一家老小吃穿的头等大事,而这其中被爹爹无数次提及的就是一次运送洋面回家的经历。

    当时架车不是人手一个,往往一辆就是一个村的财富,所以都是轮换使用运送煤炭的,换来的洋面必须自己从上窑街上背回家,这一路加上过两道淮河大概五十多里。记得当时我问爹爹:“你为什么背,用挑子挑不是更省力气?”他回答的很简单:“因为挑需要两个面口袋”。八月份的天气是酷热的,仿佛要榨干日头底下这些可怜人身上仅有的水分。那一天爹爹像往常一样,用十几天的劳动换来大半袋洋面,由于爹爹想要面口袋又被扣除了一瓢,这件事以至于后来爹爹时常说那个老板不地道。回家的路是欣喜的,以至于忘记肩上的辛劳和头顶的烈日,爹爹常说那时扛起的是命,一想起家里有人还饿着肚子,不知觉得就会小跑,每跑一段路他都会停下来从路边找点干草垫在肩头,因为时间一长汗水是会透过布袋浸透洋面的。

    八月的天气就像孩子的脸,一会一个表情,让人捉摸不透。回家路上的这场暴雨下得毫无征兆,就像是有人故意从天上倒下来一样,连乌云和闪电都没有。眼看就要到家了,但是看着湾里那像从地下冒出来的流水爹爹不知所措。家就在坝上,身边无处遮挡,水流从坝上奔下,瞬间淹没了小路,连同泥水一起力度就更加大了,爹爹只有脱下他那仅有的搭衫牢牢护住了面口袋,一步步向前挪。爹爹后来说,几十年后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他走的每一步。好不容易快到坝上,却发现脚下的泥土被雨水冲刷的无比蓬松(老家是沙土地),脚踩在上面就上踩在流沙上一样使不上力气,一个趔趄歪倒在地上。爹爹下意识的手脚并用抱住了面袋,连人带口袋再裹上泥浆混成了一体,像一个泥球一般滚下了坝子,幸好坝下那棵柳树挡住了他。袋子里的面经过雨水的冲刷早已经变成了面筋,像个泥鳅一样抓不住,爹爹拼命地用双腿夹住面袋,双手死命的抱住了那棵树。爹爹经常说,那一次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记得再次睁开眼时雨不下了、天也黑了,自己用了最后的力气把面袋拖回了家。那一次过后,爹爹病了很久,病愈后十个指头再也伸不直了,我想也许是当时拼命地护住那个口袋导致手指骨折也全然不知。

    我曾经无数次问他把面袋拖回家后的场景,但是他却只字未提,只是说那一次他是第一次吃到面筋,配合着盛夏的辣椒吃到嘴里是他吃过的最大美味。2006年去世前,哪怕是到弥留之际,他还是提出了自己最后的要求,要吃辣椒炒面筋。这么多年过去了,回想起爹爹说起这个故事的点滴,我想是有寓意的,他的故事里没有儿女情长,没有不满抱怨,有的只是作为一个男人为了这个家在那段苦难岁月里所作出的挣扎,哪怕是最艰难的时刻也没有忘记对美好生活向往,一直努力奋斗着!

    六月是丰收的季节,今天我再次来到了因生态改造变成“淮上江南”的“二道河”,我闭上了眼,仿佛闻到了幸福的味道,那是披满金黄麦子土地的味道,那是鱼虾满塘、瓜果飘香的味道,我想这里面一定也有爹爹的味道,他一定在天上无时无刻不在凝视着这块深厚无言、承载梦想的土地,儿孙们继续在这片土地上挥洒着汗水、收获着幸福,日子也越来越好,我想如果他看到现在这样也是无比满足的!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hnykg@163.com
版权所有:淮河能源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河能源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19004172号-2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78590
淮河能源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hnyk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