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革命精神永驻人间
 时间:2014年08月26日16:26:31 来源:淮南矿业网 编辑:胡娜 点击:
 

——张闻天、王稼祥视察淮南煤矿寻踪札记

    《谢一矿志》1956年大事记条目中有这样的记载:秋,外交部长张闻天、王稼祥等中央领导人来矿参观视察,并下井参观。

    《淮南煤矿志》1956年大事记中对这条信息作了更简要的记载:是年,张闻天、王稼祥到蔡家岗矿(注:1957年1月1日改名为谢一矿)视察。

    “我们在收集整理党和国家领导人来淮南的史料中,发现有张闻天、王稼祥在1956年视察淮南煤矿的信息,其价值意义很大。目前我们手中只有谢一矿同志提供的矿志中记载的简单内容,再没有其他的资料。我们非常希望能挖掘到更多的内容细节,弥补我市文史资料方面的一个空白。我们文史委的同志现在工作十分紧张腾不出手,而且对煤矿又不太熟悉,如果你方便,能否挖一挖这块资料?”2014年7月30日午时,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职副主任、市政协党委专职副书记程晋仓同志在给我打电话交谈中,希望已退休的我能利用原来从事新闻工作、熟悉煤矿的特点,帮助做点挖掘有关文史资料的工作。

    文史资料工作,为时代立鉴、为祖国立史、为人民立言,对于继承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实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有着重要作用,对于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挖掘张闻天、王稼祥这样中国共产党杰出人物的工作资料,意义不言而喻。接下这个任务,我心中油然出现使命光荣责任重的感觉,尽管当时的第一感觉是“难度大”,却决心尽自己的最大力量去做好这件事。

    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视察距今已58年,《淮南煤矿志》、《谢一矿志》对这件事的记载可以说是雪泥鸿爪。我在淮南煤矿工作近40年,由于工作需要和平时对地方文史比较喜欢的原因,以往也看过一些淮南煤矿的史料文册和画册,对刘少奇、聂荣臻、邓小平、彭真、刘澜涛、杨尚昆、董必武、王鹤寿、许世友、李先念、谷牧、万里、张劲夫、陈丕显等老一辈革命家先后来淮南视察的情况,头脑里有点印象。而对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却一片空白。

    从7月31日起到8月16日,我集中精力寻找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的资料。

    寻找《谢一矿志》中记载内容的来源。经过多方电话联系寻找知情人,在8月1日上午,我联系上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承担《谢一矿志》初稿工作的皮振祥同志。现为安徽楚源公司党委书记的皮振祥同志回忆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谢一矿工作,与汤玉山、李少卿一起编写矿志。先是汤玉山主笔,汤玉山去世后由我主笔。记得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的信息是出自当年的《淮矿工人报》,还有照片。如果这些资料没有上交的话,可能还在谢一矿档案室。”到写成本文时,这是我了解到的最有价值的线索。

    寻找当年的《淮矿工人报》与图片。根据皮振祥同志的介绍,谢一矿办公室主任丁旭国主动安排在该矿浅部井负责档案工作的朱晓军同志先行查找相关资料。8月5日下午,在查找未果的情况下,我自己又赶到谢一矿浅部井档案室,与朱晓军同志共同进行再次查找。谢一矿浅部井档案室整洁有序。我查看了该矿1956年的文书档案,里面没有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的记载,文书档案室和资料室都没有《淮矿工人报》和保存的图片。朱晓军说:“我接触这项工作后,没有见到过这方面的资料,也没有听过其他人讲这件事。”8月6日上午,我又在淮南矿业集团档案馆向《淮南煤矿志》的副主编王佑楼同志了解情况。王佑楼介绍:“1989年7月出版的《淮南煤矿志》大事记对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的记载内容,是从谢一矿上报的资料中选用的。由于我们没有看到其他更详细的资料,所记得内容就比《谢一矿志》记得简单。”淮南矿业集团档案馆负责人也告诉我,“我们档案馆没有那个时期的《淮矿工人报》和照片。”

    《淮矿工人报》是《淮南日报》的前身。随后,我用电话联系了《淮南日报》总编辑李宏章同志,提出去该报社查找1956年《淮矿工人报》的请求。李宏章同志非常热情地说:“我正要到资料室去,我来帮你找,几分钟就给你回话。”很快,李宏章同志回话说:“那个时期的《淮矿工人报》保存的不全,有的一年只保存了几份。我看了,其他年份的都有,恰恰就是没有1956年的。”

    8月8日上午8点钟,我与老同事池宏斌同志到市图书馆资料室继续寻找。市图书馆资料室主任黎明同志也十分热情,她把室内保存的《淮矿工人报》合订本全部搬了出来,向我们表示,“需要找什么,你们只管讲。”我们一本一本查找,也恰恰就是没有1956年的。我们扩大范围,又一页一页查看了1955年、1957年的该报,也没有看到相关信息。

    8月14日下午,我用电话向安徽省图书馆报刊部徐主任咨询该馆是否收藏当年的《淮矿工人报》,他即刻回答:“专业报纸未必有。你电话不要放,我两分钟给你答复。”很快,他回复“没有”。

    在寻找报纸和图片资料的同时,我从当年担任蔡家岗矿(谢一矿)党委书记的吴成元、矿长高朋格方面了解情况。这两位领导已过世多年,我试图从他俩家庭后人中找到有关回忆文章、照片、或日常聊天中涉及的内容,仍然一无所获。

    至此,就个人而言,虽然是在“动手动脚找东西” ,但远没有达到搜集文史资料需要“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精神要求,限于个人能力,发掘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细节内容的工作,只能告一段落,把对“柳暗花明”的期盼留在心底。

    汲取正能量。在寻找张闻天、王稼祥视察淮南煤矿信息细节内容的过程,也是自己不断思考的过程:寻找的目的是什么?我以为,收集史料,不是为了收集而收集,而是为了汲取其中有价值的“营养”,让它开口说话,指导工作,教育影响群众,促进社会进步。这是我们寻找的唯一目的。否则,再珍贵、再唯一的史料,都只能是“沉寂的文本”, 没啥意义。

    那么,作为生活工作在淮南这座城市的人们,今天应从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的信息中汲取什么样的营养呢?我认为主要有两点:

    首先是要充分认识到我们淮南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重要地位,牢固树立做一个淮南人的光荣感、建设好淮南“匹夫有责”的责任感,更加热爱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在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道路上把我们的家园建设的更美好。

    淮南,素有“楚风汉韵,能源之都”之称。俗话讲“凤凰不落无宝之地”。 张闻天、王稼祥是新中国诞生后最早来淮南视察的党的领导人,翻阅有关资料简要了解他俩在我党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从中就可以看出淮南的“重要分量”:

    ——张闻天,我党历史上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和无产阶级革命家,从遵义会议到抗战初期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1954年底从驻苏联大使任上回国任外交部第一副部长。1956年在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他还是第一、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1981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胡耀邦发表讲话,将张闻天的名字列入同毛泽东一起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为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党的杰出领导人的行列。

    ——王稼祥,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卓越领导人,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对外工作的开拓者之一。革命战争时期担任过中共中央党报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央三人军事小组成员、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等职;解放后担任过中国驻苏联大使、外交部副部长、中联部部长、中央国际活动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中共六届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委员,八届中央委员、书记处书记,十届中央委员。在胡耀邦1981年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王稼祥位于张闻天之前,名字被列入同毛泽东一起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为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党的杰出领导人的行列。

    淮南以煤兴市。新中国成立初期,在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后,刘少奇、邓小平等多位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亲临淮南视察,指导社会主义建设,对淮南的发展寄予厚望。现代的淮南,得益于煤炭资源之利,淮南矿区声名远播;在资源开发的基础上形成煤、电、化强势工业,同时拥有比较完备的工业体系;不仅是安徽省重要的工业城市,也是全国有影响的能源重化工基地。还是被国务院批准享有地方立法权的“较大城市”。改革开放以来,淮南发展迅速,人民群众生活质量显著提高。进入21世纪,正由“能源之都”向现代化的“五彩淮南”迈进。“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作为淮南人,要知我淮南,爱我淮南,以责无旁贷的精神去建设好淮南。

    其次,学习张闻天、王稼祥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坚持革命者的立场和品格不动摇。

    盖棺定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党和人民对张闻天、王稼祥作出高度评价。大量的研究资料昭示,他们对共产主义矢志不移的坚定信念、政治家的宽阔胸怀和学问家的谨严风范,为人民利益而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崇高品德,深入实际、实事求是、谦虚谨慎、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是党的一份宝贵精神财富。作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了振兴中华,为了人民的事业,他俩不惜牺牲个人一切,其行其德,高山景行。如,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时,张闻天同毛泽东、王稼祥走在一起,组成反对李德、博古错误领导的“中央队三人团”。在遵义会议上,张闻天首先站出来旗帜鲜明而又全面系统地批评了第五次反“围剿”和西征途中的错误军事领导,为遵义会议彻底否定单纯防御军事路线定下了基,对第一次历史转折的实现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张闻天还在党的历史上享有三次“让贤”的美誉。王稼祥在1943年7月发表《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一文,率先提出了“毛泽东思想”的概念,并对毛泽东思想作了阐述。1945年召开的中共七大,确立了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解放后,张闻天、王稼祥在政治上都受到过不公正待遇,文化大革命中惨遭迫害。尽管对中国革命“功高于天”,虽惨遭迫害,他俩对共产主义却矢志不渝,坚持共产党人的理想和操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与当今不少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甚至腐败犯罪形成鲜明对照。

    古语云“人过留名”,又道是“政声人去后”。在张闻天、王稼祥来淮南煤矿视察58年后的今天,人们依然对他们当时视察的细节内容非常看重、用心发掘,实则是他们以自己的生命行为为党和人民的事业立德、立功、立言,树立了做人的丰碑,赢得了人们发自内心的敬仰。从这个角度讲,虽然他们视察淮南煤矿的细节内容尚未寻到,但革命精神却永驻人间。(夏访秋)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集团信息分公司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