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史海钩沉 浏览正文
 
在洪水中永生
 时间:2014年09月30日8:25:45 来源:淮南矿工报 编辑:胡娜 点击:
 

——追忆革命烈士、潘一矿职工孙勇

【编者按】

    今年9月30日,是我国设立的第一个烈士纪念日,以国家的名义向他们致敬,以此缅怀烈士功绩,弘扬烈士精神。 
  
   在淮南煤矿历史上,有这么一位革命烈士,他尚未走完人生27年的旅途,就在1991年抗洪抢险斗争中壮烈牺牲。

   生命虽逝,精神永存。23年过去了,他始终留在淮南煤矿职工的心间,他的音容笑貌和英勇事迹在我们心中永不泯灭。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共同追忆烈士短暂而光荣的一生。

   追忆烈士,就是要学习传承烈士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无私奉献、敢于牺牲的精神;就是要用烈士精神凝心聚力,传播正能量,培养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矿区上下力量,共同打造发展质量更高的淮南矿业升级版,共同创造淮南煤矿更加美好的明天!

图为孙勇的母亲和弟弟在端详烈士遗像。(王亮 摄)

图为孙勇的革命烈士证明书。

    潘一矿投产三十周年画册《三十而立》中记录着这么一位潘一人:抗洪革命烈士孙勇。翻开这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烈士证和一张照片。1991年8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的“革命烈士证明书”上清晰地写着:孙勇同志在抗洪抢险斗争中壮烈牺牲,经批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扬。那张照片是孙勇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的照片。

    在淮南煤矿,提及孙勇的名字,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抗洪抢险英雄。1991年7月2日,淮南煤矿历史会永远记住这一天,这是烈士牺牲的日子。

    敢搏激流谱壮歌

    这是一个英雄的故事。从6月15日奔赴泥河大坝,到7月2日英勇献身,整整18个日夜,孙勇守在抗洪抢险一线。人们不会忘记,孙勇舍身堵涵洞的悲壮一幕。

    7月2日,大暴雨倾泻不止,泥河水位猛涨,潘一矿再度告急。如不及时封堵,狂虐无羁的洪水一天之内就会使矿区变成汪洋。

    凌晨3点,孙勇和突击队员们上坝打桩。

    上午9点,每人在堤上吃了两个烧饼。

    下午1点,突击队返矿吃饭。路上,队长发现孙勇手上的活血止痛膏,关照他下午不要上坝了,孙勇笑笑,丢过一句口头禅:“毛毛雨,不碍事!”

    下午1点半,他们饭还没吃完,电话铃响:“急调突击队抢险!”险情就是命令!孙勇丢下饭碗火速赶到现场。

    “有水性的下!”现场指挥大声喊道。

    “我会水,我下!”孙勇挤出人群,立即系上保险带,第一个跳入湍急的水中,随即是第二个、第三个……一场血肉之躯与恶魔洪水的搏斗开始了。在场的人们不会忘记:第一个跳入水中的是孙勇,离涵洞口最近的还是孙勇。漩涡就在他身旁打转,堤上的人无不为他捏把汗。可这时的孙勇,似乎什么都忘记了。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把洞口堵住。当他第二次上岸时,人们发现他的右手被割了一道两寸多长的血口,鲜血正一点一滴地渗入他手中举起的沙袋。 孙勇已经忙活了近两个小时,确实太累,何况又受了伤呢,可他边用布条包扎伤口边说:“我不累,小伤,毛毛雨,这个涵洞我堵过两次,情况熟,别人干更危险。”说罢,他又一次跳进激流之中。

    下午4点多,强大的漩涡裹挟着孙勇钻进涵洞。岸上的人迅速抓起连结保险带的绳子,拴牢在铁轨上,用力死拉,不料保险带绷断。孙勇从10多米长的涵洞穿过,再也没有浮出水面。领导和工友们目睹了这悲壮的一幕。几百人在呼唤:“孙勇!”人们跃进湍流寻找孙勇。他们多想让时间戛然而止。然而,1分钟、5分钟、15分钟……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孙勇被托出水面。此时,他已停止呼吸,为保护国家和群众的生命财产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1991年采访孙勇事迹的一位记者说:“采访孙勇,几个细节难忘。他的一位工友在得知孙勇牺牲消息后,不停地说,为了抗洪抢险,孙勇太累了,孙勇走了,他带着右手两寸长的血口走了,他带着身上几处伤口走了。他走得再远,走不出淮南矿区职工的心间。孙勇的父母很朴实,他们在孩子牺牲后的半个月之后,来到矿上,找到矿党委,向灾区捐款100元,孙勇父亲说:‘孙勇生前说,上次向灾区捐款捐少了,下次捐款多捐点,我们是按照孩子生前意愿办的。’一席话说得在场人垂泪欲滴。”

    孙勇当年的组长王德兰回忆说:“那次向灾区捐款,孙勇嫌少了,他是连自己的命也舍得捐啊!在大坝上打桩,领导规定每个人10锤,轮流打,孙勇偏不听话,一口气抡上二三十锤还没有罢手的意思。在送孙勇去火化的路上,护送他的领导孙多华一路拉着他的手,嘴里不停地叨咕,孙勇,你是太累了,你是睡着了,我们单位少不了你这样的骨干!”

    不能忘却的思念

    这是一次沉重的采访。妈妈轻抚着儿子的遗像,默默流泪的一幕,令人心碎。

    孙勇走了,但家人对他的思念23年来绵绵不绝,始终不断。

    9月22日,记者来到南山村,见到了孙勇的七旬老母贾德爱。白发苍苍的老人身体很虚弱,躺在沙发上,看见记者的到来,强打着精神起来,捧出了孙勇的遗像、烈士证、安徽省“五一”劳动奖章,还有记载孙勇事迹的一本册子《1991安徽抗洪纪实》。老人说:“孙勇走了23年了,他爸去年也走了,他爸活着的时候,每年儿子的祭日,我们老两口都到孙勇牺牲的泥河大坝上看一看,其实每一次都很想到孩子生前的单位潘一矿看看,但一次也没去过。”说到这,老人有些抽泣,她说:“孩子为了国家走了就走了,不能给矿上添麻烦。孩子走了,政府每年给我的有烈士抚恤金,集团公司和矿上对我们照顾很好,逢年过节都来家里慰问,我们很知足,充满着感激。”

    坐在一旁的孙勇弟弟孙猛拉着母亲的手说:“母亲还算坚强,就是成天想着哥哥,母亲总是说,你哥哥是孝子,走得太早,要是能给我留个孙子,也好受些。”

    孙勇走后,家里发生了很大变化。孙猛说:“哥哥去世后,我接了他的班,现在淮南职业技术学院当一名电工。姐姐和妹妹的工作和生活都很好,父母2012年享受了集团公司安居工程政策,住进了100多平方米的安居房,哥哥知道这些,在天有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回忆哥哥孙勇,孙猛说:“哥哥性格直爽、干活麻利,大我四岁,比我懂事多了,我和他特别亲。记得哥哥小时候就喜欢带我一起看写有英雄事迹的画书和反映英雄故事的电影,他的理想是当一名军人;他水性好,夏天带我一起到老龙眼水库游泳。当年家里困难,父亲是井下工人,身患三期矽肺,母亲长年累月有病,全家仅靠父亲微薄的工资维持生活,哥哥15岁就上班,挑起了家庭重担。哥哥的骨灰现安放在上窑烈士陵园,清明节,全家老小都去祭奠。哥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孙猛说:“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样一个场面:1991年8月7日,淮南煤矿会堂庄严、肃穆、隆重,青松翠柏环抱着主席台。全市一千多名干部、工人和各界人士代表,怀着崇敬的心情,参加由中共淮南市委、淮南市人民政府、淮南矿务局党委联合召开的孙勇烈士命名表彰大会。整个大礼堂,座无虚席,楼上楼下的过道都挤满参加会议的人群。”

    临别时,老人抚摸着孙勇遗像说:“孙勇生活俭朴,照片不多,这张遗像还是找人照着工作证的照片画的像,想他了,就拿出来看看。孙勇为国捐躯,死得光荣。”

    孙勇在漩涡、湍流中的悲壮之歌永远在人们心中久久回荡。孙勇——在洪水中永生!(田雪梅)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集团信息分公司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