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集团影像 集团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头条新闻 浏览正文
 
【特别策划】致敬!最可爱的人
 时间:2020年07月30日9:27:47 来源:淮河能源报 编辑:胡娜
 
    2020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今年的“八一”建军节更具特别意义,记者走近曾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的企业离休干部张志明、傅作侠——

    他们是作家魏巍笔下最可爱的人。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开启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征途,谱写了气吞山河的英雄壮歌。而退下战场的他们,继续发扬抗美援朝精神,视企如家,默默奉献,峥嵘岁月战功藏,忠诚一生守初心。

    张志明、傅作侠两位九旬老兵的故事可能不广为人知,但他们是那段波澜壮阔历史的见证者,他们的战争经历已经凝结成永恒的精神,成为国家沉甸甸的记忆。国家不会忘记他们,企业不会忘记他们,让我们向最可爱的人致敬!

    志在报国的“排头兵”
    ——“我带的班里牺牲了3个兄弟,我还完好无损地站在这,有什么资格拿一等功。”

    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有一场至关重要的长津湖战役,中国军队共歼敌3191人,成为朝鲜战争中中国军队歼灭美军团级战斗单位的唯一一个战例。在这场名留史册的著名战役中,出现过一位山东临沂籍战士的身影,他不畏牺牲,智取敌军,荣立个人二等功。这位战士的名字叫张志明,如今他是集团公司员工保障中心离休四党支部书记。

图为张志明佩戴功勋章。

    初见张老时,虽然他已90岁高龄,腿脚也有些不便,但挺拔的身姿、洪亮的声音都透露着军人气质。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经历与记忆已经渐渐变淡,但一提到当年朝鲜战场上的往事,张老仍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
         
    在当兵的头几年,张志明跟随部队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战功累累的他在194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0年10月,张志明作为志愿军先遣部队的一员入朝作战,是真正的“排头兵”。当时,他所在的27军79师负责攻击驻守在长津湖的美军陆战1师,陆战1师曾参加过硫磺岛之战和冲绳岛之战,装备一流,是美军中公认的王牌部队。“我们刚去的时候,用的是从日本军队缴获的‘三八大盖’步枪,每人只配发了200发子弹,4颗手榴弹,武器装备还不如朝鲜军队。”张志明回忆道。

    与美军的优势火力和装备相比,志愿军缺乏御寒装备也是一大难题,当时长津湖地区的温度已降到零下40度,志愿军大多数人还穿着单衣。“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我们是靠着缴获敌军的棉衣和鸭绒睡袋,以及被风吹到我方阵地的空投食物才撑下来的。大家都是凭着这股永不服输、斗争到底的志气,才能拿下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张志明感慨道。

    “在一次战斗中,敌军仗着装备优势,开着几十辆坦克大举压进,班里好几个想去破坏坦克的战士都牺牲了。”说到这里,张老不禁握紧了拳头,“武力不行就智取,我带着几个战士悄悄摸到坦克旁边,在战友的掩护下,直接把枪管插进了坦克的履带里,硬生生把链条别断,坦克瘫在了原地,坦克兵也被我们消灭。敌军一看我们有办法对付坦克,立马掉头逃跑了。”

图为张志明和老伴翻阅纪念证书。

    由于这次成功的作战,瓦解了敌军的一次大型突袭,给志愿军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组织准备给张志明记一等功,却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带的班里牺牲了3个兄弟,我还完好无损地站在这,有什么资格拿一等功。”说到这,张老不禁有些眼眶泛红,他指着衣服上的二等功勋章,“这不是什么个人荣誉,也不是组织对我一个人的认可,这是战友们用生命换来的。”

    在张老的讲述中,他是准备一直打到战争结束的,但一次意外受伤让他提前离开了朝鲜战场。那一次,他所在的部队夜间奇袭敌军的飞机场,成功击毁多架飞机。在追击敌军飞行员的过程中,对方使用了大量炮弹轰炸,张志明只记得被一股冲击波震飞到半空中,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支援部队到了,一名卫生兵看到泥土里露出来一条腿,上前拽了一下,这才把张志明扒了出来,那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结成了厚厚的冰壳。在回去的路上,队伍又遭受到敌军的空袭,慌乱中张志明的担架掉落在河滩上。“当时我一动也动不了,炸弹就在我四周落了下来,泥土、河水轮流往脸上拍,但就是没有一颗炸弹落在我身上,我就这样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最终,辗转了20多天,张志明回到了东北的医院接受正式治疗,但也落下了三级甲等的残疾。伤愈后,张志明来到山东洪山煤校学习了机电技术,并分配到当时淮南矿务局的机电处。在与矿井机电设备打交道的几十年里,张志明兢兢业业,为机电设备做检测检验,为矿井安全生产守好质量关。

    硝烟里的“白衣侠客”
    ——“轻伤不下火线,还有那么多伤比我重的人等着医治,我怎么能在这时候退下来。”

    在硝烟四起的战场上,冲锋陷阵的一线士兵至关重要,而后勤部队同样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今年90岁的老矿处离休干部傅作侠就曾是朝鲜战场上一名救死扶伤的卫生兵。在傅老的家中,他把精心珍藏了近70年的纪念册、奖章一一拿了出来,如数家珍一般介绍着它们的来历以及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图为傅作侠保留的战争时期物品。

    1944年,出生在江苏省洪泽湖畔的傅作侠立志要参军,虽然只有13岁,但读过小学三年级的他在当时算是个文化人,组织便安排他去学习医疗护理。“当时的教室就在树林里,老师支上一块小黑板上课,我们就坐在地上,靠在树边认真听讲,学了几个月就分配到军队里成了一名卫生兵。”傅老回忆道,“那时候我年龄太小,夜里行军时,上半夜还能自己走,一到下半夜眼皮就开始打架,老兵们就轮流把我背起来走上一夜。”

    傅作侠跟着部队参加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在1947年,傅作侠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也就在那一年,他一个人带着一名国民党的俘虏医疗兵,成功将30多名伤员转移到了后方,被授予了个人二等功。“作为后勤兵,二等功已经是最高荣誉了,当年全华东地区的卫生部门也只有5个人有这个荣誉。”傅老自豪地说。

    1952年,傅作侠来到朝鲜战场,在山洞里建立起的临时医院里救治伤员。“那时候医生少、伤员多,最关键的是缺药品。”傅老翻开手里的老相册,将当年的情况娓娓道来,“虽说医疗兵属于后勤部队,但在朝鲜战场上哪有什么前方后方,方圆百公里内都是战场,我们在救治伤员的时候都在时刻准备战斗,医疗箱里上面放的是酒精和纱布,下面就是手榴弹。”

图为傅作侠回忆战争故事。

    让傅老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次运送伤员,在运送过程中,医疗队被敌人的飞机发现,当看到飞机开始俯冲时,经验丰富的傅作侠立刻指挥医疗队员抬着伤员到路边的山坳下躲避。也正是这机敏的反应争取到宝贵的时间,大家都找到掩体后,没过几秒头上就传来了轰炸声,一颗炮弹正巧落在傅作侠上方的岩石上,碎石像暴雨一样倾泻了下来,傅作侠只觉得头上一阵疼痛,鲜血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当他伸手往头上摸时,摸到了一块卡在头骨里的碎弹片,为了不耽误时间,他强忍疼痛,直接用手把那块弹片拔了出来,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后,就指挥医疗队迅速离开。

    最终,除他之外的十多人、两匹马以及医疗物资均完好无损,傅作侠也因为这次成功的指挥被授予个人三等功。受伤后,傅作侠并没有回到后方大本营养伤,休息了几天就立刻重回战场。“轻伤不下火线,还有那么多伤比我重的人等着医治,我怎么能在这时候退下来。”傅作侠坚定地说。

    1954年,傅作侠随军回到国内,而就在那一年,淮河流域发大水,刚休整没多久的傅作侠又来到淮南抗洪抢险,之后便在淮南安了家,在九龙岗的矿工医院工作。随着淮南煤矿的发展,建设了矿工二院,他也成为了第一批矿工二院的医生,而这一干就一直到了退休。

    “在从医的这几十年里,我有很多机会到别的地方发展,每次有人问,我的回答都一样,我就想在医院当一名一线医生,给老百姓看病疗伤。”说到这,傅老闭上眼睛,抚摸着那顶从朝鲜战场上带回来的军帽,轻轻叹了口气,“如果那时候有现在的医疗条件,很多战友是救得活的,可惜他们没能看到现在的好时代啊。我现在离休工资够花,看病也能报销,已经很满足了。我经常教育我的子女,一定要好好努力,把我们的国家和企业建设好才行。”(孙飞)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hnykg@163.com
版权所有:淮河能源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河能源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19004172号-2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78590
淮河能源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hnykg@163.com